客房快速预订-Reserving
房型 房数
预订
娱乐圈头条》作者:莞尔wr (正文完

娱乐圈头条》作者:莞尔wr (正文完

优惠价

RMB起

  她这会儿已经套上了姜黄色不规则剪裁的羊绒外套,私底下她对于自己的形象并没有丝毫放松的地方。

  这样靓丽的颜色,使她在Federer公司一干职业套装的衬托下,显得尤为出色,甚至比她先前进办公室时,更适合她的形象。

  黑色与黄色的搭配很容易让人想到蜜蜂,美丽而危险,但她将这两种危险的颜色诠释得很好,并成功的使众人的目光轻易的落到了她身上。

  从Federer公司回到酒店,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江瑟一直没收到Federer公司的联络,世纪银河陪同江瑟来到法国的一些工作人员已经感到有些失望了。

  江瑟并没有轻易的放弃Federer公司,她知道对于这样的品牌来说,要得到他们的好感并不容易,更不要说得到品牌代言了。

  要想拿下Federer这个代言,她除了要在面试那天给Federer公司的高层留下好印象之外,同时她也得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及说过的话。

  因此到了法国之后,她也并没有闲着,夏超群为她安排了杂志内页的拍摄,又临时为她约了法国《时尚》杂志的总编同场看秀,并拿到了一个品牌秀场邀约,及几场聚会请贴,工作量比起在国外的时候增加了不少。

  Federer公司的人迟迟没有表态,据他们以往更青睐五官深邃,轮廓明显的欧美明星来看,江瑟的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小。

  她嘴里提到的凯萨琳在欧美名气极响,她出身英国贵族家庭,气质绝佳,当初被英籍导演本杰明发掘,在《末日辉煌》中成功的出演了一位没落贵族的女儿,与英国最顶级的男星乔治曾有合作,一炮而红。

  此后几年,她作品不少,在英国拥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她曾被英国媒体称为英伦的玫瑰,拥有一双妩媚的大眼,无论从形象、气质甚至名声地位来说,她都不输江瑟,甚至以目前的成就来说,她还远远超过江瑟。

  她拥有Federer集团钟爱的一切,Federer公司既然已经与她都见过面了,江瑟要拿到这个代言的可能性就太低了。

  当初Adeele牛仔系列签约江瑟成为代言人,随着江瑟地位的增涨而成功打开了销路之后,事实上许多品牌都向江瑟抛出了橄榄枝。

  如果不是江瑟的目光放在Federer手表这样顶级奢侈品上,一般的奢侈品是很乐意与她进行合作的。

  Federer手表与江瑟之间的合约摆持着高姿态,但港华珠宝却急于想与江瑟确认接下来未来几年的合约了。

  港华的人不傻,华夏里属于江瑟的时代已经要来临了,她未上映的戏档次一部比一部更高,与张静安合作之后,会影响到她之后的身价,无论戏里她表演得有没有突破,哪怕是她只维持在以前的水准中,就足以令她目前的地位一升再升了。

  更何况江瑟与裴奕交往,两人有结婚打算,别人不知道,港华作为裴奕曾亲自定过戒指的一方,对于这件事情是心知肚明的。

  一旦将来两人确定结婚,消息不亚于国外王室婚礼的隆重了,对于港华珠宝品牌来说,又是一个重要的发展契机,徐州季自然不肯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的。

  事情一拖再拖,这一次江瑟法国之行,港华亲自派了徐州季的大女婿前往法国,就为了与江瑟谈续约的事的。

  但徐州季在夏超群这里没讨到便宜,郑士容在这位强势且霸道的表姐面前更是捞不到丝毫好处,他到了法国已经将近一个月时间了,数次想要约见江瑟,都被夏超群不着痕迹的挡回去了。

  随着法国电影节时间的逼近,他最近也有些着急了,不要说莫安琪曾接到过他的电话与他送来的礼物,就连江瑟身边的化妆师与造型师朵拉等人都接到过他私下赠送的好处,央求她们替港华说话。

  夏超群的阻挡令徐州季大为恼怒,数次打国际长途大骂夏超群‘冷血无情’、‘女暴君’及‘不顾血脉亲情’等词频频从他口中爆出,甚至就连夏母都打过几次电话问她,怎么将舅舅惹得如此火大,几乎要与她断绝关系的地步。

  但正如夏超群当初所说,在商言商,今日不同以往了,当年江瑟与港华签约,徐州季还能摆出一个高姿态,三年合约到手的代言费用仅在四百八十万,这还是税前,这个数字已经是相当低的了。

  既然当初徐州季没有顾念亲情,而是凭借在商言商说话,那么如今江瑟地位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签定的合约、条款及金额数字,自然就不能再与当年一样,轻松就让港华如愿以偿。

  “那夏姐为什么这会儿就答应瑟瑟与郑先生见面了?”莫安琪感到有些好奇,依夏超群性格,原本不见得会回答她这个问题的,但她此时显然心情不差:

  每年代言费用在‘七百万’,五年合约价格在三千多万了,与当年的江瑟代言费用相比,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倍,这个价码,国内女星之中已经很少有能再与江瑟匹敌的了。

  郑士容确实已经等急了,他是带着徐州季的决心而来的,看到江瑟的时候,这位当年在香港曾与江瑟见过面的男人第一时间奉上了港华为江瑟送来的礼物。

  那是一对镶嵌好的钻钻,是三十多年前,港华集团在位于南非的矿坑开采出来的相当罕见的红色彩钻,整颗原石重15.9克拉。

  此时的钻石已经被切割成两粒,呈明亮三角型,是非常明亮,不带次色,且非常纯正的红,装在盒子里,熠熠生辉。

  这两粒钻石价值不菲,红钻实在太过罕见,尤其是像这么大的两颗钻石镶嵌的一对戒指,其价值便不在港华开出来邀请江瑟代言五年的报酬低了。

  两粒戒指都是比照江瑟与裴奕尺寸定住的,戒指大小刚好合适,那纯正的红配着她青葱似的手指,美得令人屏息。

  “非常漂亮。”郑士容赞了一句,“听超群姐说,您这一趟前往法国,工作量非常大,是为了之后电影节在做准备。照理来说此时并不是适合提工作之时,但是江小姐,您也知道,港华珠宝与您的工作合约,早在去年就已经结束,之后因为您工作忙碌的关系,一直没有达成续约的契机。”

  “与您合作以来,双方都很愉快,徐先生想要再与您续约,具体的事项我已经跟超群姐聊过,不知道您这边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建议。”

  郑士容在法国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夏超群的一拖再拖令徐州季爆跳如雷,数次打越洋电话责备他办事不利。

  如郑士容所说,他确实将诚意摆得很足,江瑟确实也有意再与港华合作,今日过来也有与他们达成初步合作意向的意思,此时郑士容开门见山提起这事儿,她也没有拖延不答,直接就道:

  “超群姐已经将合约内容给我看过,我没有其他异意,但在代言的费用上,我要作一点简单的修改。”

  事实上这一次港华付出的代价已经相当可观了,之所以徐州季愿意既送戒指又出天价代言费,纯粹是因为看中裴家的原因。

  港华将姿态放低,江瑟趁此机会狠宰一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幸亏他出发之前,徐州季曾给过他一个底线价格,此时他咬着牙,说道:

  “我看合同上,超群姐提到过,港华希望将我的代言时间从原本的三年合约改到五年,每年七百万对不对?”

  “您误会了。”江瑟摇了摇头,“五年时间我答应,代言的产品不变,仍是钻石系列,但是在价格上,由原本的三千五百万,改为五百万就行。”

  江瑟的举动不止是出乎了郑士容意料之外,就连夏超群也抬起头,隔着墨镜看了她一眼,虽然没说话,但脸上很明显摆着疑问。

  “江,江小姐,我不是很明白。”郑士容原本以为她谈到酬金的问题是嫌三千五万太低,原本做好了她要再狮子大开口的准备,哪知江瑟不止没有提高酬金,反倒将代言价格减低。

  “港华确实很有诚意,徐先生送礼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跟阿奕之间的定婚戒指,实在不应该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得到的,我相信他如果此时在法国,一定也不会赞同我以收礼物的方式收下徐先生赞助的。”

  如果裴家长孙定婚用的戒指是港华赞助,将来对于港华有多少好处自然不用再提。要不是冲着这一点,徐州季也舍不得拿出这样一颗十分罕有的钻石切割成一对,甚至还咬着牙,将这样一对价值不菲的戒指送给江瑟当成定婚贺礼。

  港华集团一直很担忧与江瑟续约的事儿,此时轻易达成,送出去的礼物也成为了江瑟自己买下来的东西。

  郑士容不知道是该感叹江瑟人品、性格非同一般,还是应该庆幸港华这一次并没有像徐州季原本预料中的一般要大出血才能换回一纸合约。

  “江小姐……”郑士容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江瑟半晌,她还低着头在看手上的戒指,目光有些温柔的样子,兴许是想起了此时并不在身边的情人:

  但她向来不爱过问江瑟私底下这些感情事,毕竟江瑟乖巧听话,签进夏超群手下以来,感情专一,从没有闹出过乱七八糟的新闻让她烦心。

  对于江瑟私生活方面她向来放心,今日还是从江瑟口中确认了她与裴奕之间感情的进展,她问了起来,江瑟就应了一声。

  她跟裴奕之间其实感情早就水到渠成,她之所以之前一直犹豫,只是想要将自己的未来告知冯中良而已。

  Federer手表的代言先前之所以对江瑟犹豫不决,其实是因为江瑟虽然不错,但并不是最好的。

  夏超群事后也分析过Federer手表迟迟没打电话来的原因,她习惯于将事情前因后果理清,以便于下次不再犯相同的错误。

  据夏超群的判断,当日江瑟与Federer高层见面之后,提到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很值得Federer手表重视的问题。

  在此之前,Federer手表的代言人也更青睐五官深邃的欧美明星,但正如江瑟所说,这些明星、名模们高高在上,对于华夏的人来说,遥不可及,并不很接地气,这也是Federer手表一直以来在华夏难以打开小格局的最重要原因。

  可如果Federer手表改变以往的策略,转而任用华夏的熟面孔来代言Federer的产品确实可行,但是这个明星却不一定非江瑟不可的。

  与港华急于想要一跃成为世界知名珠宝,而非华夏珠宝的迫切心情不同,Federer的品牌在世界上本身就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就算如江瑟所说,她的华夏时代即将开启,但Federer极有可能会选择华夏之中,更具代表力的明星,例如刘业、例如陶岑。

  “在你跟郑士容见面的时候,公司里的人给我发了个消息。”夏超群皱了下眉,这是她私人得到的消息,“陶岑的经纪人在昨晚与Federer公司的人有过联系,想要寻求一个见面的机会。”

  陶岑也要赶往法国参加接下来的电影节,她在电影节上也有作品参与竞争,这次世纪银河派出来的人分为两拨,一拨为江瑟在法国电影节拿奖造势,一拨则是为陶岑奔走的。

  从陶岑出道以来,她的名声就非常不错,甚至她与江瑟相比,除了先前夏超群提到的优势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

  “她曾与切萨雷合作过,刚拍摄了《迷失之城》,这使她在欧美的名声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在外媒眼里,她已经不再是一个华夏符号而已。”

  哪怕这个优势陶岑是怎么得到的,大家彼此之间都是心照不宣的,但成功了就是成功了,没有其他理由可找的。

  夏超群说了这话,事后肯定与Federer公司有过联系,夏超群忙了数日,她的辛苦并没有白费,在已经临近三月,电影节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不能再拖延的情况下,江瑟准备起身离开巴黎,前往举办电影的另一座城市时,Federer打来了电话,通知江瑟准备与她签约一事儿。

  Federer公司决定任用江瑟为Federer公司旗下与Steinway合作新推出的手表prince亲王系列华夏地区代言人,因为这款手表第一批限量发售的缘故,所以哪怕合约仅有一年,但对于江瑟来说,也是一件无与伦比的幸事!

  哪怕是将来她与Federer公司的合约到期,但她的名字会永远与Federer这个品牌结合在一起。

  更为重要的是,江瑟得到了Federer手表的认可,证明了她得到了这个手表品牌中的贵族承认,她将来会更容易受其他奢侈品牌青睐,能拥有更多的机会。

  为了拿到Federer手表的这次代言机会,世纪银河的每一个来到巴黎的员工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夏超群没有放弃的这段时间里,莫安琪等人时常加班到深夜,为了写出一份更能打动Federer高层的合作案出来。

  每一次与Federer公司的沟通,夏超群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曾再三思考,确定每个字能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代言费用一年在一百七十万美元,同时她在电影节结束之后,会飞往巴黎拍摄后续的照片及出席之后Federer的产品发布会。

  因为签约一事儿,江瑟在巴黎再多逗留了两天,此时距离电影节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刘业与赵让已经携带着《恶魔》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到达了法国。

  期间赵让打了电话来询问江瑟,得知她还有要事要过两天才能到法国尼斯的时候,体贴的没有询问其他的事儿。

  签约当天,Federer高层送了江瑟一对他们品牌旗下最出名的爵士系列镶钻手表,江瑟收下礼物之后,为了表达谢意,从原本就紧凑的行程之中,特地抽出一天时间,配合着摄影团队拍摄了一张戴着Federer爵士镶钻女表的造型照片,发到了她的官方社交账号上。

  随着网络时代的普及,许许多多明星逐渐走下神坛,开始利用社交网络与粉丝亲切交流的时候,江瑟却仿佛并不热衷于这种举动。

  她的动向成迷,许多时候,她的行踪还需要真爱她的粉丝一点一滴从许许多多无用的新闻里去抽丝剥茧的查寻蛛丝马迹。

  她不爱发没有意义的动态,也很少接受新闻媒体的专访,商业活动她很少参加,广告代言她也并不多。

  当年才出道的时候,在夏超群的安排下还曾有过几张不输杂志封面的惊艳街拍出现,可随着她后期工作量的增加,网络上她的照片就更少了。

  有时粉丝不停刷新她的社交账号,却十天半个月都很难看到她更新动态,距离上一次她的账号发出照片,还是一个月前转发的赵让发出的‘三月法国电影节见’的消息,今日江瑟照片一发出,顿时令许多粉丝心里既感意外又感吃惊。

  她是与夏超群一块儿入镜的,两人侧身而坐,脸对着镜头,她穿着一件合身的白色衬衣,袖子挽了起来,搭着夏超群的肩,露出来的手腕上戴着一只白色的镶钻手表,夏超群将她的手拉在掌心里,似是在借她腕上的手表,看时间的架势。

  从照片上来说,两人气质相当出色,夏超群穿着银灰色女士西装,留着一头利落短发,虽说容貌不如江瑟精致,也看得出来上了年纪,但她酷酷的表情依旧十分吸引人。

  江瑟的脸自然精致如玉,仿佛三百六十度都拍不出死角来一般的完美,她微眯着眼睛,柔顺的黑亮发丝散落在肩胛、玉颈一侧,那目光透过镜头看着每一个点进她照片里的人。

  她的话一下引起了网友极大的兴趣,不少粉丝对于夏超群并不陌生,这位名动华夏的金牌经纪人任职于世纪银河,出身于香港名门,早年曾是陶岑的唯一经纪人。

  谁都知道这位经纪人手段了得,但她并不喜欢入镜,许多时候她更像是艺人身后的守护灵,强大到让人不敢忽视,却从不喜欢曝露在镜头里。

  有人也嫉妒着被江瑟抱住的夏超群,江瑟出道以来,形象气质都走高冷路线,很少与人如此亲近,更别提依靠着人近似撒娇一般的举动了。

  不少粉丝甚至将夏超**图成了自己,一时间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许多人在猜测江瑟难得发出这样一条消息,是不是与她的新电影即将要参加法国电影节有关系。

  呼伦贝尔大草原:瑟瑟一向不爱发动态,发照片更是稀罕,此时还联同经纪人一起撒娇卖萌,是不是跟《恶魔》即将参加法国电影节,并且全球上映有关系呢?

  小雨滴:瑟瑟与业哥第一次合作,有点害怕,有点期待。从电影拍摄起,这部《恶魔》就保持着神秘,此时终于要跟大家见面了,也难怪瑟瑟此时会发出这张照片了,我相信瑟瑟应该是跟电影节有约!

  江瑟社交账号下议论纷纷,网友不停发挥想像力猜测,因为关注人数及留言数量持续增加的缘故,甚至在傍晚的时候登上了国内华夏资讯网络新闻头条上去。

  爱呀哎呦:江瑟手上戴的手表,是Federer家的爵士系列,每块不带钻石的手表最低售价达三十九万华夏币,江瑟手上这块镶嵌了一圈钻石,应该是价格很贵了。从江瑟发消息时的动态地址显示为巴黎,此时还没有赶往尼斯参加电影节,难道是在巴黎谈什么合约?

  这位网友无意中的一句话猜中了真相,她的留言之后,不少人都在询问Federer属于什么样的牌子。

  随着这位名叫‘爱呀哎呦’的留言,与网友谱及Federer品牌的知识,许多人也开始加入进这个话题的讨论里。

  网友的注意力从一开始江瑟难得发表动态,及夏超群罕见露面的事儿,转到江瑟是不是与Federer手表有合作的可能性里。

  爱呀哎呦:不过Federer钟表属于奢侈品中的超级贵族,向来钟爱的并不是亚洲面孔,在此之前,他们家不要说代言人,就连合作者里都根本没有华夏明星。甚至许多明星要想借到他们家手表都不容易,先前我的猜测应该不是真的。

  这位ID名字叫做‘爱呀哎呦’的网友的话使不少原本关注江瑟发动态的人,将心思放到了Federer手表这个品牌之上,Federer这个手表品牌被更多的人注意到。

  既然如之前那位名叫‘爱呀哎呦’的网友所说,Federer的手表向来不与华夏明星合作,江瑟发的这张照片不就是有意蹭Federer的光了?

  年轮之上:江瑟用得着蹭谁的光?她与刘业饰演的《恶魔》这会儿已经前往法国参加电影节评奖,出道几年来,用的是作品说话,很少有这样炒作的时候。

  安静的两年:Federer手表确实多年以来,代言明星不多,更没有与华夏明星合作,但凡事都有先例,以前不与华夏明星合作,不代表以后没有,瑟瑟形象、气质俱佳,未必就配不上Federer的手表了。

  钟爱Federer家的表:要说女星形象气质,江瑟确实不差,但她太年轻了,明显与Federer一贯以来的定位有些不符合,论名气、地位,华夏里比江瑟好的不是没有,有些质疑楼上这样不负责任的说法。男星之中,刘业年纪、地位及气质、阅历都刚刚好,女星里陶岑也比江瑟适合多了,期待后续Federer的说法,江瑟的粉丝不要将话说得太早。

  远在巴黎的夏超群接到了国内华夏资讯的人发来的消息,问起江瑟是不是要与Federer手表合作了。

  夏超群一向不爱出现在镜头前,此时却破例与江瑟合作,哪怕她对江瑟格外偏爱,但情况也实在太过特殊了。

  除非是如网友所说,江瑟即将与Federer之间有合作,才可能使她配合作江瑟入镜,把事情有意闹大。

  要是华夏资讯猜测属实,Federer这样的顶级奢侈品牌与江瑟即将合作,可想而知江瑟在这件事中得到的好处会有多大,对于华夏女星来说,是个多不可思议的荣耀。

  一直以来,夏超群与记者之间关系往来都很友好,她在世纪银河经营多年,当年带着陶岑的时候,就在媒体心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记者没有娱乐新闻可写的时候,她偶尔会放一些料出来让记者‘曝光’,同时她需要记者帮忙时,大部份记者都会乐意帮她。

  “瑟瑟与Federer合作的事儿暂时不用直接承认,但也不要否认,最好先将事情闹大,将势造足了,Federer新品发布会时,瑟瑟出现的时候造成的动荡才更大。”

  国内华夏资讯晚间的新闻里,头版头条之上,新闻标题是:江瑟疑与Federer家的表有约?下面配着的图,恰好是江瑟社交账号上发的那一张,只是更清晰数倍罢了。

  这篇报道猜测江瑟极有可能会成为Federer家第一个合作的华夏女星,极尽夸赞之能事,引起一部份人的赞扬及一部份人质疑的声浪。

  江瑟手上戴的确实是Federer家的表,这一趟陶岑也知道Federer与Steinway合作即将要推出全新限量亲王系列的消息,她也早早赶到了法国,只是她不如江瑟运气好,早在国内的时候,就从华夏地区负责人Federer女士处下手,得到了她的好感及推荐信,直奔巴黎,并早于陶岑之前通过了Federer高层的接见。

  只是见过不代表就已经定下了,陶岑并没有轻易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她也曾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想达到与Federer高层见面的目的,在此之前明明一切进展良好。

  但几天之前,Federer公司的人很遗憾的通知陶岑,公司商议过后,认为将来兴许与陶岑会有合作机会,但这样的机会显然不应该在此时的。

  毕竟在她见到Federer的高层之前,Federer公司的人曾见过被称为‘英伦玫瑰’的凯萨琳,她一直以为Federer公司的人会钦点凯萨琳作为全球形象代言人的,哪知最终会选择了江瑟。

  江瑟在巴黎逗留了很长时间,两人同属一间经纪公司,她的动向陶岑如果有心留意,自然也能看得到。

  可她之前兴许太过自信了,认为Federer公司看不上自己,应该更不可能看上江瑟才对,所以此时陈娇拿过来的平板电脑上,她看到华夏资讯的这篇报导里,江瑟搭着夏超群的肩膀,与夏超群同照的那张相时,才会一口气憋在心间,觉得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了。

  不是说她买不起这样一块表,而是依夏超群性格,就是她买得起,夏超群也不可能会让她这样大刺刺的拍出来放在社交网站上,更别说配合着她一起拍了。

  当初夏超群带自己的时候,虽说合作愉快,可双方向来相互信任却不亲近,夏超群从没有与自己一起入镜的时候,更没有跟自己这样亲近过。

  她野心仍在,虽然相比起江瑟来说年纪大了几岁,但她身材、样貌保养得很好,每年保持着一定的曝光率,华夏之中,自己的名气、地位从来没有降过。

  每年为世纪银河赚进的钱都是整个公司里最多的,对于夏超群来说,她并不是没有利益了,至少与江瑟相比,陶岑自认为自己能给夏超群带来的好处更多,她是个聪明人,她应该知道工作重心应该是放在哪里的。

  江瑟有哪里比得上自己呢?这样的事儿,她想了许久都没有想通,此时看到夏超群与江瑟的合照,想到江瑟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极有可能抢走了Federer的代言广告,她的眉就皱得更紧了。

  “可能只是形象大使罢了。”陈娇看她脸上不见笑容,不由小心翼翼的安慰她,“毕竟Federer公司从不与华夏艺人合作。”

  事实上就算只是形象大使,但光凭Federer公司第一次与华夏艺人合作这个噱头,就已经足够提升江瑟地位,使她受到更多大牌青睐了。

  要得到它的认可,进入这个圈子,受各大顶级奢侈品牌注目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如果江瑟真的代言Federer,就证明她已经拥有一张进入这个顶级时尚圈的敲门砖了,将来她要想得到其他品牌的注视,有了Federer的代言,便容易多了,她的品味、气质得到Federer的认证,远比她在国内拍无数的美照,得到所谓的时尚博主的夸赞更重要。

  “不是形象大使。”陶岑摇了摇头,她虽然对于这样的结果难以接受,但也不会像陈娇一样自欺欺人的,“江瑟戴的是Federer的手表,Federer的高层能送她这块手表,最起码也是签约代言人会出的价码。”

  陈娇确实有些怀疑陶岑说的话,她打了电话回国内,江瑟与Federer签约的事儿新闻媒体上还没说,网上也是闹得沸沸扬扬,但陈娇却从罗奥处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昨天上午,江瑟确实与Federer公司的人已经签下了合约,代言Federer家即将新推出的限量版亲王系列手表。

  她以一百七十万美金的数目,代言Federer家限量亲王系列手表,同时将在电影节结束之后,赶往巴黎拍摄硬照。

  每隔一年的三月,都是从业与电影相关工作的人士最兴奋的时候,如朝圣一般,赶往法国电影节这个对于电影人来说如梦似幻的地方。

  法国电影节每隔一年举行一次,每次举行在三月,位于法国尼斯附近的一个海湾,每当这个时候,全世界知名的导演、明星们会带着自己的作品漂洋过海,参加这个节日的狂欢。

  在电影节上,随处可见明星、导演,各国投资商、制片人随处可见,那些报章杂志上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在法国电影节会轻而易举的碰到。

  法国电影节她还是第一次参加,她进入公司已经好几年时间了,可早几年前的时候,凭她资历,她很难有机会被公司派去法国参加这样的盛典。

  近两年来老板逐渐器重她,她自己也做出一些名气了,当初更是连抢了几个新闻头条,加重了自己在老板心目中的份量。

  去年年底的时候,她一直在网上申请想要拿到法国电影节的门票,功夫不负有心人,直到两个月前,法国电影节终于从一干华夏记者中,发放了她一张邀请函,她作为媒体行业的记者,与同公司的前辈苏敏一起前往法国,打探今年电影节的盛况,作出的报导会在龙行网上全程直播。

  这一次龙行工作室的两人前往法国一共要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她将自己的每一天行程都已经划分出来了。

  “听说这一次好几个知名导演的电影都要在电影节上评奖,我在网上已经把每一场电影要上映的时间都划出来了。”她拿着行程,放到苏敏面前:

  她有许多想看的电影,涉及了好几个国家,苏敏转头去看她的计划,一眼就看到了她列在榜首的《恶魔》这部片了。

  江瑟是陶桃的唯一偶像,她饰演的《恶魔》也是陶桃对于这一趟法国电影之行感到万分期待的原因之一,所以这部电影被她放在了首位。

  不过电影从拍摄之初到拍摄之后,赵让一直将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至今为止,赵让的官方网站只放出一张色泽阴沉的海报,上面连两位主角的照片都没有涉及,吊足了观众胃口。

  “你可能到时不会有时间去看电影了。”每天大量明星会走红地毯,光凭这些就已经足吊起网友胃口了,近几年华夏电影在国外拿奖的并不多,国内观众对于法国电影节的印象,更多是国内哪些明星参加,便已经显得十分有面子了。

  不仅止是龙行工作室,其他媒体行业的记者同样得盯着这些明星,如果有谁更出彩,还得约事后的采访。

  这一趟法国之行,电影从业人员恐怕会称它是一趟朝圣之族,但对于苏敏来说,只是明星之间的另一个更高档的较量场。

  陶桃脸上还带着对于电影节的憧憬,苏敏泼来的冷水并没有使她内心萌芽的火苗熄灭了,她还在左右观望。

  今天的帝都机场十分的热闹,随处可以看到与她们一样都赶往法国电影节的记者同行,陶桃似是看到了什么,有些激动的推了苏敏一把:

  她抬起手,指着东南方向,那里坐着一个貌不惊人的男人,一头花白的头发梳往脑后,里面穿着衬衣,很工整的配了条西装裤,帝都三月的天气还有些凉,虽说机场里开着暖气,但他外面仍配了一件姜色短上衣,显得与机场神色匆匆的行人都不一样。

  他拿着一支笔,一只腿翘了起来,笔记本放在腿上,很认真的做着笔记,周围的喧嚣仿佛都没被他放在心上。

  陶桃一眼就将舒佩恩认出来了,她的目光引起了舒佩恩的注意,这位老人抬起头的时候甚至冲她微微一笑。

  “舒佩恩有什么好奇怪的?”苏敏对她大惊小怪的态度感到好笑,“这里看到谁都不意外,甚至随便转一转,你都能看到明星、记者的。”

  舒佩恩是知名影评人,不止是在国内,就是在国外也是相当的有名气,法国电影节如果连龙行工作室都能申请到邀请函,舒佩恩要拿到邀请贴比两个记者容易多了。

  苏敏的话确实没错,机场的一些贵宾休息室里,此时恐怕已经被许多明星占据了,甚至就在说话的时候,苏敏目光一转,指了一下:

  “这一趟据说她也是要带着她的新作品去参加法国电影节的,出身豪门,有演技、有样貌、有才华,这一次她参加法国电影节的电影,据说是她自编自导自演的,估计这一趟法国电影节之后,她会红的。”

  “我跟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打了一段时间交道,说是冯南为了参加电影节,花重金定了二十套礼服,红毯之上,她必定艳光四射了。”

  “冯南拍的《复仇》啊,不知道电影质量怎么样,有听到她的这部电影是小成本制作,应该是不错,所以才会通过法国电影节的审核……”

  “这种节日,你参加得太少。”她话音一落,陶桃就以一种受教的神情看她,苏敏看了远处正在接受采访的冯南一眼,她这会儿穿着打扮明显经过精心搭配的,几个记者正在半蹲着为她拍照,苏敏压低了声音道:

  每隔一年才举行一次的法国电影节一共分为数个主题,一是怀旧经典,电影节上,许多经典的电影会在电影厅播放,拿到邀请函的人员可申请排队入内观赏。

  除了这一主题之外,还分为竞赛主题及其他许许多多的分类,竞赛主题是要真正争夺法国电影节的大奖,这才是无数导演及演员们梦寐以求拿到的奖项,每次电影节,都有无数优秀的导演前赴后继的带着自己的作品参加再淘汰,电影节挑出其中最优秀的作品予以大奖。

  而其他主题之中,还有另外类似于非竞赛单元,拿钱就能参加,电影播放给人看,却不参与拿奖,对于业内人士来说,这是一个含水量十足的单元,但更多的新人导演乐意拿自己的作品参加这样的盛会,在国内则对外号称参加了法国电影节,依旧是一份对于国内许多不明就里的观众来说相当有脸面的事情了。

  冯南就是这样的新人导演中的其中一个,她的《复仇》明面上是参加电影节,可实际上报的主题却是非竞赛单元。

  未免在一堆优秀的电影中,早早就被淘汰,在国内会引来媒体及观众质疑,她聪明的选择了只要名声,而利用法国电影节来为电影造势,到时她再在电影节的红地毯上走上一圈,名声打响,将来《复仇》上映时,不怕票房口碑不好。

  “赵让这样做,要么是对于《恶魔》本身期望很高,自信电影本身应该不错,至少不会在第一轮就被淘汰,要么就是太过狂妄自大了。”

  远处冯南还在对着镜头摆造型,她穿着一件红色露后背的绑带礼裙,那雪白的肌肤在鲜艳的颜色下相当引人注目,灯光下的她妆容精致,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原本宁静的小镇因为电影节的到来而显得有些火爆,镇上知名的饭店早就已经被前往当地参加电影节的人定下了。

  四处都能看到摆着食物的摊位及各国面庞,还有许多举着牌子,想要求得电影节门票的观众在镇上四处走动。

  这样的情况下,幸亏剧组早在将近一年前就已经以高价定下了当地最好的饭店,才不至于让剧组的人像许多准备不充分的临时参加电影节的人一般,住在遥远的地方,每天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来到这里。

  陶桃到了法国巴黎,一路辗转赶到电影节所在地的时候,已经是法国当地的晚上八点了,她将近二十个小时没睡,可仍然精神奕奕。

  电影节所在地位于整个城市的最中心,沿路被酒店所包围,放眼所及,可以看到远处的沙滩与海湾,干净的街道两旁,不同品牌的奢侈品店争奇斗艳的。

  “你不用想了,我下飞机的时候收到消息,江瑟好像即将与Federer合作,昨晚的时候还在巴黎。目前网上对于这件事虽然充满争议,据工作室里的人说,这次消息是华夏资讯放出来的,放出来之前联络过夏超群,十有八九是真的。”

  “江瑟到底什么背景,她的经纪人夏超群是不是太厉害了一些?连Federer这样的顶尖奢侈品也能为她拿下,这本事也太吓人。”

  她也点开手机看到了国内的那条新闻,目前网上这件事持续发酵,网友明确阵营分成两队,一队认为江瑟借Federer炒作上位,一队则认为江瑟极有可能与Federer合作。

  事实上就算没听到苏敏这些话,陶桃也不认为江瑟是会借Federer炒作上位的人,她看着网上的怒骂,并没有义愤填膺,苏敏倒是有些好奇:

  “是因为既然瑟瑟已经发了图片,就如苏姐你所说,她肯定是签了合约之后才会做这样的事,迟早事情会水落石出的,这会儿骂得最响亮的人,之后打脸就更疼,又何必去跟他争?”

  她确实没救了,电影节开幕那一天,举办电影节的电影宫前人山人海的,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陶桃几乎被这阵仗吓到。

  持特殊邀请函的媒体记者与影评人各排一行依次进入,门口巨大的电影屏幕上播放着这些年来曾参加过法国电影节的经典电影。

  陶桃夹在媒体同行之中,由专人带领到特定的位置,红地毯上星光闪烁,明星们缓缓走过地毯,引来大批按下快门的声音。

  现场气氛热烈,直到傍晚时分,大部份的明星集中在中央宫殿里,那里有一个能容纳千人以上的影院厅堂,法国电影节的开幕演讲正在那里举行。

  陶桃已经提前在网上看过播放电影的影厅,选定了自己想看的电影,虽说先前已经经历过排队的阴影,但当她进入电影宫殿的时候,看到许多电影宫殿外排队的人时,依旧被吓了一跳。

  电影节的宫殿下分为大大小小不同的影厅,法国电影节隔一年举行一次,每当三月的时候,全世界各国导演会带着自己的作品飞来此地。

  许多大影厅播放着大导演们的作品,有了大导演们的名气展示,排队的人非常的多,有许多的排队长龙已经快排到了影院宫殿二层的位置。

  她与苏敏找到了《恶魔》的放映地,相比起其他几位国际知名的大导演所带来的作品,赵让导演的《恶魔》播放厅在地下一层左面转角的角落里,虽然不说门可罗雀,但前来观影的人却寥寥无几。

  近几年华夏电影参展的不多,拿奖的更少,前来法国电影的人,更多关注的是国外名气大、地位高的导演作品。

  播放《恶魔》的影厅门口,走过红地毯的江瑟已经换下了那身原本穿着的淡蓝色礼裙,穿着一件白色蕾丝V领连衣裙,一头长发梳成辫子,显得十分清纯秀美。

  陶桃前一刻看到《恶魔》放影厅前排队的人并不多的时候,还有些愤愤不平,暗骂着这些不识货的外国人,可看到江瑟的时候,却险些惊叫出声。

  先前江瑟走红地毯的时候逗留的时间并不长,但陶桃相机里已经存了不少她的照片,此时看到江瑟,忍不住又拿起了相机。

  《恶魔》的海报,是此次剧组专门请人设计而成,出自国内国画大师余洪一之手,画风以蓝色为主,渐深渐浅,透出一种阴沉忧郁的感觉。

  此时不是与偶像说话拍照的好时机,幸亏陶桃趁着排队的时候就已经拍过了一波江瑟的照片,此时也顾不得遗憾,跟着苏敏进了影厅里。

  与国内的影厅相比,法国电影节的影厅无疑要更大更华丽一些,影厅里这会儿进来的人并不多,诺大的空间里,只零零碎碎坐了二十几个人,陶桃坐下之后,看了一眼手表,离电影播放将近还有十分钟的时间。

  此时《恶魔》影厅之外,拿着影评人证件取票入场的舒佩恩在影厅地下一层转了一圈之后,看到了中间柱子上画着的地下一层宫殿图形。

  作为职业的影评人,其实舒佩恩当然知道赵让的这部《恶魔》会参加今年的法国电影节评选,只是今晚来电影宫殿时,他原本打算想看的是另一部参加法国电影节主题竞赛单元的电影。

  由陶岑主演的《意外事件》,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宁占平,也是舒佩恩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之一,发挥相当的稳定。

  在国内一线女星中,陶岑是个红了很多年,且在影坛里拥有相当好的口碑的女星,她演技精湛,挑大梁演绎《意外事件》,与宁占平合作,发挥应该是相当稳定的,所以《意外事件》这部电影是舒佩恩原本准备这一趟法国电影节之行第一部要看的电影。

  可不知是不是命中注定,他下了地底一层,找了一圈儿没有找到《意外事件》播放的影厅,却无意中看到了播放《恶魔》的影厅指示灯。

  舒佩恩脑海里浮现出《恶魔》这部电影的资料,赵让在拍摄之初,就显得相当神秘,做足了保密功夫,吊了影迷及媒体胃口,丝毫没有透露丁点儿消息。

  除了得知男女主演是刘业与江瑟之外,且这一部片是刘业转型之作,及电影类型,对于影片内容舒佩恩是丝毫不知的。

  相比起《意外事件》中陶岑与新人魏纯合作,几乎算是独当一面,赵让的《恶魔》里也可以说是采用了相同的模样,一个演技、口碑及地位都不错的刘业与江瑟合作,究竟哪一对更有意思?

  江瑟出道没有几年,但参演的电影都有质量保证,她的演技在电影中可以很明显看到一点一点的在进步。

  相比起陶岑的老练及发挥稳定,这个女孩儿的未确定性更令舒佩恩好奇,因此他几乎只犹豫了片刻,便决定先看《恶魔》这部电影。

  兴许是天意,他寻了《意外事件》好久,却始终没找到门路,结果顺着指示灯转角,就看到了《恶魔》的影厅。

  影厅门口此时并没有人,穿着白色礼服的江瑟与刘业正在说话,看样子在此之前,两人应该是在这里签名。

  舒佩恩点了点头,与刘业握手之后,目光落到了江瑟身上,这小女生站起了身,微笑着与他握手,也大大方方的跟着招呼了一句:

  舒佩恩的专栏里,曾写过两篇关于江瑟的影评,他对于江瑟是有好感的,看到国内电影在法国电影节上的状况,心里叹了口气:

  “我是来看《恶魔》的。这部电影从开机时起,赵让就一直保密,这会儿首映,我转到这里,实在是缘份。”

  刘业还以为今年电影节,这位职业影评人不会出现在这里,没想到舒佩恩却仍是来了,不由感到有些敬佩。

  寒暄了两句之后,舒佩恩进了影厅,他进来的时候,影厅里坐了将近一半的人,前方赵让等人也在剧场内,他挑了个后面的位置坐了下去,并郑重的掏出怀里的眼镜,拿镜片布擦亮了之后才郑重的戴了上去。

  他来法国电影节已经许多次,最喜欢这里的影厅,荧屏的宽大及清晰度,色彩、音响都非常的出色,不止国内影院无法与之相比,就连世界上知名影院也少有能与之匹敌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影厅内也渐渐又进来了一些人,除了亚洲人的面孔外,还有少许的外国人,有几个胸前挂着媒体证。

  影片开播之前,舒佩恩心里其实对于《恶魔》也是有个预估的分数的,如果总分在一百分的话,那么光凭这个演员阵容,舒佩恩会给它八十的分数。

  更何况对于刘业这个人,舒佩恩也是有一定了解的,他认真且敬业,无论什么样的角色,他总是演绎得入木三分,光凭他的名字,舒佩恩会给他四十分。

  赵让是个老成的导演,以往的作品发挥相当稳定,可他却是第一次涉及《恶魔》这个类型,他能将这部作品拍出什么样的成绩,把刘业身上的潜质挖掘出几分是个未知之数,所以舒佩恩给他打十五分。

  至于江瑟,她是个不确定性,从她以往的作品里,可以看出她的进步在同期演员中是相当大的,但她合作的是刘业,极有可能会受刘业克制。

  虽说舒佩恩对于两人的合作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感到好奇,但同时这一点也是他担忧的,怕江瑟在戏中受刘业压制,发挥不稳定,因此给江瑟也十五分,其他的分数,则是分给后期制作剪辑。

  说实话,看到江瑟出现的一刹那,大大出乎了舒佩恩的意料,他脑海里还想着先前在电影院门口看到的江瑟,年轻而貌美,丰润的双颊,微笑的神情,姣好的身段包裹在白色蕾丝礼裙里,婷婷玉立。

  一头长发扎成马尾,沾了汗水,显得有些凌乱的样子,穿着不合身的职业套装,眉宇间带着生活的挫磨印记,背着背包,挤着地铁,哪怕看得出来面容还有些年轻,可她的眉眼里,却带着遭受生活挫磨的疲惫。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

  电影屏幕里的江瑟,微微下垂的肩颈,汗湿的头,提着包时有些急促的语气,都在在显示出她这个人物性格,疲惫中夹杂着卑微,无形的压力透过她的眼神及笑意传递给电影院里每一个观众。

  赵让甚至用一个将近三十秒的长镜头来记录着她的言行,她与客户聊天时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讨好的样子,她一手抓着地铁站里的扶手,头靠在手臂上,细心的为客户解释。

  她的长相五官仍是江瑟,可是气质却完全变了一个人,舒佩恩诧异过后,才发现电影里的江瑟与他先前看到的江瑟的区别,电影里的她明显要比真正的她瘦一些,她的肢体语言配上她的台词,非常的有说服力。

  地铁里的窗户倒映里,将一个微微佝偻着背脊的女人单薄的身形照了出来,旁边人漠然的神情,越发衬托出张玉勤身上的累。

  张玉勤的手机才刚挂断,她还来不及将手机放进那个已经磨破了边角上的皮的包里,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赵让的这部《恶魔》,细节上表现的非常好,江瑟饰演的这个张玉勤脸上的妆容已经看得出来有些残了,劣质的粉卡在眼角、嘴边及额头顶,汗湿成一缕一缕的头发,及有些毛燥感觉的发质,都在在说明着这个女人的生活环境。

  江瑟的表现远比舒佩恩想像的要好得多,赵让没有让她用歇斯底里的语气来喊出她生活的痛苦与疲累,反倒用她与客户的联络来表现出她的工作及社会地位。

  张玉勤的手机再一次响起,与先前跟人客套似的微笑不同,她在拿出手机之后,另一只手用力抹了一把头发,看到手机上的名字时,她的表情在刹那间变得柔软了起来。

  电话里传来奶声奶气的女孩儿声音,张玉勤有些温柔的让女儿等一会儿,她还有一份客户的合同需要去送,她又问起丈夫,珠珠却说爸爸下班之后跟人约了去买酒喝,这会儿还没回来。

  江瑟的台词说得非常好,这对于她的表演有很高的加分,她的肢体语言与她脸上的细微表情及台词搭配,使她在演起这个与她实际年纪、情况并不相符的另一个女人时,并没有使舒佩恩尴尬。

  甚至让舒佩恩觉得奇怪的是,她的美貌并没有成为她演技的阻碍,电影开场五分钟,哪怕是在此之前他曾看过江瑟塑造出来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但张玉勤的形象却仍很快在他心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舒佩恩原本看《恶魔》只是临时起意,此时看了一会儿,倒真来了些兴致,他抬起一只腿,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却看到不远处的位置上,几个原本结伴进来的背着摄影机的外国记者已经放好了手机,歪着头准备睡觉的样子,眉心皱了皱,心里叹息了一声。

  这几人一看就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准备睡觉的,前来参加法国电影节的媒体记者这半个月的时间都会非常的忙,且电影节开始前几天,各个电影展厅都会排满了人。

  大部份进不了场的观众会趁着没法看到心仪电影的时机,挑个安静的影厅先舒服的睡一觉,养好了精神之后等到自己喜欢的电影或是关注的导演作品人少一些了,再去观看。

  这已经是法国电影节的一种常态了,舒佩恩作为来了这里不知多少次的老人,对于这些人的心态自然心知肚明。

  他虽然不喜欢这样的情况,但也无权去干涉,更何况这几位西方媒体人只是安静的闭目养神,并没有在电影院中玩手机,也没有交头接耳影响旁人,算是相当的有素质。

  赵让对于电影节奏的把握非常的老练,让观众随着他的镜头对于张玉勤有个大概的了解之后,很快她与女儿的通话以她温柔的低语结束:

  此时屏幕上才极不合时宜的弹出了《恶魔》这两个给人不寒而粟感觉的字,配着张玉勤那张温柔的笑脸,说不出的诡异之色。

  这种巨大的反差,不止是让舒佩恩挑起了眉,就连那几个原本准备闭目养神的记者都相互转头看了一眼,轻声低语了两句。

  随着片头乐声悠扬的响起,奔波了一天的张玉勤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她等来的是冰冷冷半掩着的门,屋里没有开灯,她唤着‘珠珠’的名字,却得不到女儿的响应。

  珠珠消失了!她的丈夫还在酒桌上烂醉如泥,这一刻张玉勤脸上的绝望之色透过屏幕映进每一个观众的眼里。

  女儿的消失,对于张玉勤的打击是致命的,她开始成夜成夜的失眠,工作自然也无心再继续,她踏遍了每一个女儿有可能会去的地方,将省城周围寻了个遍。

  她先前坐下来的时候,还心心念念想着影片结束之后,一定要与江瑟补一张合影,可随着《恶魔》剧情的展开,她却根本顾不上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