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房快速预订-Reserving
房型 房数
预订
青梅竹马(上

青梅竹马(上

优惠价

RMB起

  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冯南出生的时候,冯中良正是在香港才刚展露头角,事业发展如火如荼的时候,她上面有哥哥,母亲完成了生儿育女的职责,得到长辈例行的奖赏,对于这个女儿的到来,其实并没有那么欣喜的。

  她极少见到亲人、父母,冯中良那时忙于事业版图,早出晚归,连儿子都没空管理,更别提见孙子女了。

  对于爷爷,冯南最大的印象就是严肃,她心中是有些畏惧这个连父母都害怕的爷爷的,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总是与所有堂兄姐妹一样,是大气都不敢喘,规规矩矩的。

  在爷爷心中,她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孙女,冯中良骨子里是有华夏传统的情节,喜欢家世兴旺,儿孙满堂的情景。

  到了冯南这一辈,冯中良的孙子女数量,连两只手指都不够数,冯南只是乖巧孩子其中一个,并不被看重。

  从小冯南就听话,她出生那几年,她的父母感情已经是十分淡薄了,冯钦轮身为冯中良长子,继承了冯中良的血脉,却没有继承冯中良的性格及正派作风,没有父亲的商业天赋,不得父亲看重。

  寻常孩子见父亲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了,而冯南最常见父亲的地方,就是香港各大周刊的封面上了,他偶尔回家,也是喝得醉熏熏的,身上带着各式各样的香水味。

  她出生那两年,冯钦轮与王知秋打得火热,她的母亲不在意丈夫寻花问柳,但却不能容忍有女人威胁自己地位。

  因此那段时间,两个女人斗法斗得激烈,冯钦轮游走花丛,冯中良忙于事业,冯家其他房的人则顾着争宠,深怕将来老爷子这份家业,尽数被老大占去了。

  陪着冯南最多的,就是下人、女佣,正是因为这样的情景,才给了绑匪可趁之机,让她落于一群匪徒之手。

  照母亲的规划,她每天要练钢琴、舞蹈、绘画、外语,辗转于一个又一个的学校,跟同样出身上流社会的孩子交朋友,提早形成自己的社交圈子,以便对未来有帮助。

  她没有一天能有松懈的时候,其他孩子撒娇、哭闹时,她是没有权利去反抗的,母亲总说,不听话、不顺从、不优秀,是不能得到父亲的喜欢,爷爷的夸奖,及母亲赞许的目光。

  别人在睡懒觉的时候,她已经在早起温习功课,别人在父母陪伴去游乐园时,兴许她已经在跟一群同样背景的孩子培养友谊了。

  当其他的孩子上学一天,晚上在父母的陪伴下吃完晚餐,看电视玩耍的时候,兴许她是在家庭教师、女佣的照顾下,以标准的餐桌礼仪用餐,继而弹琴看书。

  生活一日重复一日,没有波澜,她被绑架的时候,她心中其实是有些庆幸的,她那一天晚上还有一个聚会要参加。

  与冯家有生意往来的一个家族里,有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儿生日,早前几天,她在老师的陪伴下,就已经精心挑选好了礼物,老师为她准备了适合的祝词,要求她必须得以英文去说。

  那长段的贺词她背了两天,没有完全背熟,正有些忐忑,怕到时背不出来,回家会受到母亲严厉的苛责。

  那时的她才知道,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她微笑、对她恭维、对她讨好,她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地方,是阳光无论如何都照不透的;有一种阴暗,就连开着灯时,都显得阴森森的。

  她等了很久,想等父母来救自己,电视里的孩子遇到怪兽,总是会有英雄来救,可是她等了许久,听到绑匪在窃窃私语着:“江哥,冯家是不是不要这孩子了?”

  她从充满希望到绝望,手指已经不流血了,那种疼痛近乎于麻木,父母的抛弃,对她而言像是雪上加霜。

  她两三天没有吃饭了,也没见过阳光,不知道维持着缩成一团的动作多久,她尽量缩起身体,细微的动作,都怕被绑匪发现,引来更可怕的结果。

  周围人好多,每个人影都在她面前晃着,陌生得让她害怕,她不敢讲话,不肯喝水,直到爷爷下山之后,买了一碗糖不甩递到她面前:

  他笨拙的哄了很久,终于那声音听进了她耳中,她的眼睛有了些焦距,颤抖着张口,那是她一生里,吃过最甜、最甜的东西了。

  “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打牌、应酬,逛街买鞋、买包,女儿被绑架,珠宝首饰一样也舍不得卖了套现。”

  “你的钱不是拿去养王知秋?我要是卖珠宝首饰,我那些朋友怎么看我,还以为冯家要不行了,以为你没本事啊,靠女人卖首饰过活。”

  她将头埋进被子里直抖,却阻隔不了父母的声音,他们骂她不知轻重,一定是因为她跟人透露了行踪,才惹来这一场绑架的,否则为什么冯家里孩子那么多,别人都没事,就她出事了?

  冯南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才会有这一场绑架,才会有这场灾祸,后来才发现,她什么都没错,父母不来救她的原因,只许只是她可有可无。

  她接受心理治疗半年之久,从一开始见到一点儿光亮就害怕,听到‘绑架’、‘赎金’就颤抖,到后来学会将所有情绪都隐藏在心头。

  爷爷与裴老爷子说话,罕见的露出笑容,大人们都其乐融融,她眼角余光却看到了在角落的裴奕,靠着墙壁,咬着上唇,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逗得一群人乐不可吱的。

  他长得玉雪可爱,跟裴大太太眉眼是十分相似的,那双眼睛被泪水洗过,黑亮无比,那双乌漆漆的眼珠盯着她看时,有种全心全意盯着她看的专注感觉。

  像裴奕这样的小霸王,天之骄子一样,身为裴家的长孙,老爷子把他捧在掌中怕摔,含在嘴里怕化了,天不怕地不怕,怕的就是没人理,她陪着他玩简单的‘石头、剪刀、布’的游戏。

  “我饭分给她吃,”他大声的保证:“住我房间里,玩具给她。”他想去房间里搬自己的玩具,诱惑小女生,却又怕自己一放手,冯中良就把人带走的样子,有点儿可怜兮兮的。

  “妈妈,妈妈。”他抱着裴大太太的腿仰着脸撒娇:“下次我听话,不闯祸了,我要留她下来,行不行?”

  他一向霸道不讲理,家里宠得要命,裴大太太心软得一塌糊涂,抱着儿子哄:“冯南姐姐要跟着家里人回去,你要是想她,咱们再请她来家里做客好不好?”

  裴奕要锁门拦人,要去找自己的武器保护‘自己人’不被带走,但冯中良最后还是带着冯南走了,他跟在车子后面哭天抢地,指着冯中良大喊坏人,差点儿被裴晋淮揍了也丝毫不肯认错的样子。

  谁都以为孩子的记忆力是最短暂的,没有人把他说过的话放心里,以为他很快就会遗忘冯南,就连冯南也是这样认为的。

  孩子的世界是没有等级之分的,裴奕年纪比别人小了好几岁,自然吃了些亏,但他骨子里有一种狠,挨打之后也能忍疼,用牙咬、用脚踹、用手捶,把比他大了五岁的男孩儿打得哭唧唧的惨叫去告老师。

  他的脸刚与桌子齐平,样子有些滑稽,眉梢那里破了皮,身上衣服也皱皱巴巴,老师被哭哭啼啼的小朋友唤来,有些为难的样子。

  裴晋淮来的时候,一脸铁青,要把他带走,先前被打时都没哭的孩子,此时抓着桌脚死活不肯离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冯南救命’。

  小说娱乐圈头条来自网络,所有章节为网友上传发布。如果您觉得娱乐圈头条是一本好看的小说,请您推荐给你身边的朋友。

  如果您发现娱乐圈头条有更新而全小说网没有更新的,请联系我们!如本站发布小说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是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