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房快速预订-Reserving
房型 房数
预订
权威发布—水利热点关注

权威发布—水利热点关注

优惠价

RMB起

  现在中线工程的调蓄,是靠众多离线水库来进行补偿调节,即利用线路东西两侧现有向城市供水的水库和洼淀19座,总调蓄库容为67.5亿m3,可充蓄的调节水库、洼淀调蓄库容为10.9亿m3。这就需要在整个受水区进行统一调度,但在水库产权各有归属而且外调水、当地地表水、地下水水价不一致的情况下,实施起来是有相当难度的。

  为什么对于应对超标准洪水的措施还要继续加强研究呢?这是因为中线总干渠是一个由众多交叉建筑物相串联的复杂系统,系统的可靠度将低于单个交叉建筑物的可靠度。从整个太行山东麓200年的洪水资料分析,发生接近300年一遇的洪水有4次,发生接近100年一遇的洪水有7次,近似推算在整个太行山东麓发生300年一遇和100年一遇洪水的重现期约为50年和30年。由此可见,对于整个中线工程来说,有必要继续深入研究其系统的可靠度问题,并且要建立系统的水情测预报系统,制订应对超标准洪水的运行方式和应急预案,力求把风险降至最低。

  总体规划报经国务院批复后,东、中线一期工程开展了总体可研,同样对水价问题作了深入的分析论证。这个阶段对于水价的形成机制没有原则上的改变,还是两部制水价,但是根据2003年国家发改委和水利部联合制定的《水利工程供水价格管理办法》,改称为基本水价和计量水价,基本水价按照偿还贷款本息、适当补偿工程基本运行维护费用的原则确定;计量水价按照补偿基本水价以外的其他合理成本费用以及计入规定利税的原则确定。与总体规划阶段相比,总体可研阶段的水价水平也有所提高。导致水价水平提高的首要因素,是工程的投资有所增加。在总体规划阶段,东中线一期工程主体工程静态投资为1240亿元(其中东线亿元,中线亿元)。在总体可研阶段,同口径的静态投资为2044亿元(其中东线亿元,中线亿元)。投资增长的具体原因,一是物价有所上涨,二是工程量有所增加,三是出现了政策性变化(例如新增耕地占用税)。根据投资的变化并考虑物价指数及利率的调整,在总体可研阶段测算的口门水价,以中线;北京市平均为2.05元/m3,比总体规划上涨0.85元/m3;天津市平均为1.95元/m3,比总体规划上涨0.76元/m3。此外,目前受水区的配套工程规划均已完成,其投资比总体规划阶段的预估数也将有较大的增长,因此到用户的水价也将有所提高。但是按照现状河南、河北、北京、天津的居民生活水价已分别达到2.05~2.70、2.52~3.20、4.00、4.40元/m3,工业水价已分别达到2.55~3.85、教师出身的议员wilson跟tru3.40~5.10、6.21、7.50元/m3的水价来看,城市用水户对于供水价格在总体上仍然是有承受能力的。

  正是考虑到水价问题的重要性,在南水北调的总体规划阶段专门将水价列为一个重要专题,开展了较为深入的研究。研究的重点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研究了水价形成机制,决定实行两部制水价,即容量水价和计量水价,容量水价用于补偿供水固定成本,计量水价用于补偿供水的变动运行成本;二是根据主体工程和配套工程的投资估算和筹资方案,对干线的口门水价和用户水价作了预测;三是对城市居民生活和工业用水的水价承受能力进行了初步分析。测算的结果是:东线第一期工程江苏省境内平均口门水价为0.17元/m3,山东省平均口门水价为0.59元/m3;中线。用户支付的水价应在干线工程口门水价的基础上,尚需加上配套工程及自来水厂的处理和管网的配水费用,故初步估算,受水区用户水价约为3.2~6.6元/m3。而用水户的水价承受能力,在2010年这个水平年,居民生活用水的可承受水价为3.0~6.0元/m3,工业可承受水价为2.6~6.6元/m3,综合可承受水价为3.3~6.7元/m3。因此,总体规划的结论是水价与用水户承受能力在总体上是匹配的。

  南水北调的水价问题,的确在总体规划阶段就是一件大事。夏日欢聚维景套餐55566。水价问题之所以重要,我理解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此前修建的一些调水工程,例如引滦入津、引黄济青、引黄济沧州等,有很多经验也有一些教训。教训之一是用水户对水价很敏感,水价如果超出用水户的承受能力,就会出现所谓的水卖不出去,工程难以发挥设计效益。对此,一些专家呼吁南水北调对此教训一定要深刻记取;二是1997年国务院印发了国家计委会同水利部编制的《水利产业政策》,规定供水属于以经济效益为主、兼有一定社会效益的项目。规定新建水利工程的供水价格,要按照满足运行成本和费用、缴纳税金、归还贷款和获得合理利润的原则制定。因此,在南水北调总体规划中,将建设与管理的框架定位为政府宏观调控、准市场机制运作、现代企业管理、用水户参与。换句话说,重视研究水价问题是监管体制的要求;三是要充分发挥水价的调节作用,促进节约用水和产业结构调整。

  中线沿线附近虽然有许多水库,但是没有串联的在线年代论证时,张光斗先生等都对此提出了意见。2000年初我们查勘中线线路来到河北徐水时,发现那里有一个小水库――瀑河水库。这个水库的坝址高程低,坝也不高,但是如果在其上游几公里的地方再建一道坝,形成一个新的上水库,它就可以成为中线的在线水库了。所谓的瀑河水库,指的是在老的瀑河水库上面新建的上水库。在总体规划中有一句话――为提高北京、天津供水保证率,宜改扩建河北省徐水县境内的瀑河水库,调蓄库容2.1亿m3。要建这个水库的线多亿投资。但是在建不建这个水库的问题上,当时没有形成共识(北京段想建的是大宁水库,天津想建的是王庆坨水库,均在各自的境内,库容都很小)。所以在项目建议书中仅列了项目,没有列入投资,留待以后另行决策。

  中线工程的输水总干渠是沿着伏牛山、太行山的山麓自南向北布置的。全线条。全线座,其中与河渠交叉的有832座。这些河流如果山洪暴发,是否会威胁中线总干渠的安全,的确是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至今也还是一些高校和科研单位在研究的课题。

  我个人对这个问题总的看法,一是根据现在河渠交叉建筑物的设计标准,中线在防洪方面的风险是可以接受的;二是由于中线的渠道和交叉建筑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串联系统,对于应对超标准洪水的措施还要继续加强研究。

  血吸虫的中间宿主是钉螺。钉螺分布的范围受气温的影响,在我国最北超过北纬33。15,(日本是36。)就不能存活。这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有过论证结论,也可由历史上的京杭大运河得到佐证。中线的水源地是丹江口水库,已在钉螺分布的北界以北,不存在血吸虫病北上的问题(长江委已在2003年1月专门向卫生部的专家组做过汇报)。可能有问题的是东线,东线在江苏省宝应县以南是血吸虫的疫区,但是过不了宝应县以北。因此,南水北调不会给北方带来血吸虫病的结论是确定的。但是,从长时间的尺度来看,又存在一个全球气温变暖、钉螺种群进化带来的北界移动的问题,所以要提高警惕,建立监测系统。据我了解,有关单位早已经安排专题对此进行了研究。

  为什么说总干渠与河道的交叉建筑物的防洪风险是可以接受的呢?首先是采用了较高的防洪标准,即对于集水面积大于20km2的河流,交叉建筑物的设计标准是按100年一遇设计,300年一遇校核;对于集水面积小于20km2的河流,交叉建筑物的设计标准是按50年一遇设计,100年一遇校核。发生在上世纪的63.8洪水,是太行山区有实测资料以来的最大洪水,但也只是在暴雨区中心的河流(滏阳河水系)发生了接近300年一遇的洪水,非暴雨中心的河流仅发生了接近50年一遇的洪水,由此可以推断,总干渠全线与大小河流交叉的建筑物按300、100年一遇设防,是一个较高的设计标准。此外,这个设防标准还可以同与中线总干渠相平行的京广铁路的设防标准相佐证。京广铁路在1963年以前多次遭遇洪水破坏,主要原因是防洪标准偏低。63.8洪水后,桥孔防洪标准提高到100年一遇设计,300年一遇校核,在遭遇96.8洪水时(滏阳河水系的南沙河接近300年一遇),水毁轻微,列车没有停运。因此说中线总干渠的防洪风险是可以接受的。